第四十章 惊人来历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,www.dagengren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公羊天纵脸色严肃,正色道:“从今以后,离恨天宫与西域白头山势不两立,有我无他。”

众弟子闻言,纷纷附和,情绪高涨。

姬雪妮柔声道:“天纵,报仇的事情需要长远计划,眼下你还是安排一下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公羊天纵闻言,自愤怒中清醒过来,目光环顾四野,落在了新月与舞蝶身上。

“这一次得两位全力相助,我代表整个离恨天宫感激你们。”

新月道:“天尊严重了。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寒鹤道:“天尊无需如此,你还是先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,稍后我们再作打算。”

公羊天尊微微颔首,目光移到漠北天星客身上,问道:“你统计一下,这次损失了多少弟子?”

漠北天星客道:“我算了一下,本派大致有三十四位年轻弟子,如今只剩下十一位,牺牲了二十三位。加上三位长老的壮烈牺牲,离恨天宫的实力已经折损了近一半。眼下所有活着的门人,包括薛峰在内,也仅存十七人。其中,重伤五人。”

公羊天纵脸色阴沉,问道:“大家对目前的情况有什么看法?”

鹿遗风道:“依我所见,我们必须集中实力,以防敌人再次偷袭。”

莫言道:“这是我们世代相守的土地,我们决不能放弃。”

姬雪妮道:“眼下冰原形势诡异,随时都可能发生变故,我们得以大局为重,先平定冰原,再说重建离恨天宫之事。”

公羊天纵陷入了沉思,两种意见决然相反,他该如何选择。

一旁,寒鹤、江清雪、新月等人不便插嘴,大家只是默默的聆听,等待着公羊天纵的决定。

终于,公羊天纵经过一番考虑,有了自己的决定。

“我想过了,为了活着的人着想,我们暂时先离开这,前往腾龙谷,等消除了冰原的浩劫之后,再重建离恨天宫。”

寒鹤闻言,开口道:“我代表腾龙谷欢迎你们。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,我们一起同心协力,铲除冰原的邪恶势力,还冰原一片宁静。”

离恨天宫门下齐声应是,大家都渴求和平。

随后,公羊天纵分派了一下人手,在众人的协助下,一行人浩浩荡荡朝腾龙谷赶去。

下午,一行人赶到腾龙谷,赵玉清亲自出来迎接。

在询问了一下事情经过后,赵玉清命令丁云岩妥善安排离恨天宫的伤员,自己则领着公羊天尊、寒鹤、江清雪等人朝腾龙府而去。

招呼众人落座,赵玉清首先安慰了公羊天纵几句,随即讲述了一下有关飞侠等人的发现,以及林凡送回的信息。

听完这些,众人颇为惊异,对于那红色植物与地底奇观,感到无比诧异。

“师兄,这两个消息听来让人难以置信,会不会是情况有误?”

首先开口的是寒鹤,他道出了众多人心中的疑虑。

赵玉清道:“起初,我也有这种想法。可稍后想想,飞侠与林凡的回报应该不假。至于其中的原因,多半与冰原的浩劫有关,结果是好是坏,那就需要我们去探查。”

江清雪皱眉道:“若是谷主推断属实,冰原的形势将更加复杂,我们所面对的敌人,也将越来越多。到时候我担心,我们会应接不暇。”

公羊天纵道:“事到临头,总有解决的办法。眼下我们要选择性的做出反应,不能过于分散实力,以防为人所乘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天尊所言正合我意,只是何谓重,何谓轻,这需要我们仔细判断。”

王志鹏问道:“师父,其他方面有消息吗?”

赵玉清道:“我已经下令召回众人,暂时还没人返回。”

众人一听,陷入了沉思,对于眼下的形势感到颇为担心。

离恨天宫被袭,冰原怪事频起,这都说明形势越来越严峻,摆在冰原三派面前的将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大难题。

如何解决这个难题,成为眼下三派最为关心的问题。

这时,清晰的脚步声传入众人耳朵里,打破了沉静。

大家抬头望去,只见入口处,田磊、马宇涛、冯云、东冠成四人依次走入,神情显得很是低迷。

起身,赵玉清招呼四人落座,询问道:“师弟,看你们神色异常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田磊苦涩一笑,点头道:“遇上一些麻烦事,正准备与大家商议。不知道其他方面,进展如何了?”

赵玉清道:“情况不太妙,离恨天宫被西域白头山偷袭,损失不小。徐靖五人发现了一些情况……林凡也传回一些消息……”

听完赵玉清的讲述,田磊、马宇涛四人脸色微变,显得极为震惊。

寒鹤看着师弟,问道:“你们那边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田磊看了一眼众人,沉声道:“最初,我们遇上天残宗主,交战之下已困住他,谁想他趁着我们交谈之际,自毁肉身炸碎了我设下的结界,被他逃去。随后,我们遇上无相客,他重伤在身却攻势凌厉,连伤冯云与东冠成二人,逼得我与马宗主出手攻击。届时,我们本以为要消灭他是十拿九稳的事情,可谁想就在那时,一幕出人意料的变化突然发生。”

闻言,众人大奇,以无相客的修为,在田磊与马宇涛的手下,他能闹出什么事情?

江清雪问道:“前辈,之前无相客与季华杰一战,我们曾亲眼目睹,他虽然修为不弱,但绝非你与宗主的对手,到底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见众人一脸好奇,田磊轻叹一声,原原本本的将当时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众人。

“就我们分析,异变之后的死亡城主,整个人极其诡异,他那只闭着的眼睛,似乎隐藏着某种隐秘,令人心生恐惧。”

赵玉清脸色阴沉,看了一眼静坐不语的雪山圣僧与方梦茹,轻叹道:“就我所知,荒漠之中的死亡之城流传已有数千年,没人知道它到底起源于何时。

如今,就那黑白颠自己所言,佛眼半闭魔眼开,黑死白生天地哀。这说明他的佛眼有古怪,轻易不会睁开。”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雪山圣僧轻轻念了一声佛法,脸色严肃的道:“在边荒一带,佛门自古流传着一种说法。

有一位被恶魔诅咒的佛门高僧,在历经千年挣扎之后,为了消除身上的诅咒,他选择了一种诡异之极的方法,以更加邪恶的怨念,吞噬了恶魔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力量,从而成为了一位超越佛魔两界的独特存在。

他的出现,令天下不安。为了消灭他,佛界派出九善童子,以佛门至宝千佛塔,与之苦战七日七夜,最终塔毁人亡,令佛界大为惊讶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忍不住好奇,舞蝶道出了众人心中所想。

雪山圣僧沉吟了一下,继续道:“后来,佛界又先后派出三大绝世高手,辅以佛门至宝,结果都是同一下场,这让佛界元气大伤,从此不敢再招惹他。”

舞蝶愕然道:“这样说来,那邪恶的高僧岂不逍遥法外?”

雪山圣僧道:“经过这四次交战,那高僧名扬天下,被人称之为灭佛魔尊,一时间轰动天下。然而好景不长,灭佛魔尊在经历了四次战役之后,人就神秘消失,从此再无人见过他。”

舞蝶道:“这么说来,他一定是受了重伤,一个人悄悄的躲了起来,最后默默无闻的死了。”

舞蝶的话,只是一种乐观的想法,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,可结果会是这样吗?

摇头一笑,雪山圣僧道:“就当时的记载描述,那灭佛魔尊在四次交战中变化极大,从最初的面目清晰,到后来面目模糊,直至双眼紧闭,只经历了数月时间。

有人传言,佛界派出的最后一位高手,就是死在灭佛魔尊的双眼之下。

这是否属实没人知道,但从中可以看出,灭佛魔尊的眼睛的确有其诡异的地方。”

听到这,大多数人已经明白雪山圣僧讲述这段秘史的用意,可那灭佛魔尊与死亡之城又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呢?

这个问题,有一部分人忽略了,但也有一部分人在思考。

首先,新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依照圣僧所言,死亡诚主黑白颠多半与那灭佛魔尊有关,只是不知道可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?”

雪山圣僧道:“是否有记载,我并不肯定。

我所知道的是,在某些地方有一些无法证实的传言。

由于事隔多年,传言已经残缺不全,就我大致推断,当年灭佛魔尊在杀了佛界四大高手之后,应该是去了某个地方。

在当初而言,这个地方没人知道。可依照如今的情况推断,那地方应该就是死亡之城。

至于灭佛魔尊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,这一点恐怕只有死亡城主黑白颠才知道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