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惨烈之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,www.dagengren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一个离恨天宫的弟子,被一个十岁左右的白发小孩当场劈碎,引来了众人愤怒的声音。

“我们与他们拼了!”

怒吼震天,剑掌齐挥,十多个离恨天宫的弟子蜂拥而上,大有一去不回的悲壮气势。

白发妖童(外貌十岁)冷笑一声,瘦小的身体就地一旋,双掌夹着数百道光华,朝四周散去。

刹时,双方的力量相遇,形成扩散的飓风,当即将十多位离恨天宫的弟子震飞。

附近,配合白发妖童一起进攻的白发银童残酷一笑,身体一分为九,锁定九个离恨天宫的弟子,挥掌就是毁灭的一击。

届时,惨叫不绝,九个被袭之人三死六伤,下场惨烈。

其余离恨天宫弟子见此,个个怒火燃烧,发疯一般的发起了攻击。

看到这里,新月脸色阴沉,娇喝声中一闪而落,手中长剑猛然一颤,细碎的剑吟声震魂裂魄,直取白发妖童的眉心。

四周,气流咆哮,如龙长吟,数不尽的剑芒层层翻腾,逼得白发妖童无处可避。

惊呼一声,白发妖童迅速后退,双手连续挥舞,发出数百道掌影,试图震碎新月这一击。

然而新月的剑诀无坚不摧,可破天下任何防御,又岂是白发妖童仓促反击所能抵御。

红光一闪,鲜血横飞。白发妖童只觉头颅一震,一股冰凉的感觉就填满了他的心。

是时,新月的长剑刺入了他的眉心,深有三寸足以致命,不过对于修道之人而言,这只是外伤而已。

身体后退,白发妖童拉开彼此距离,眼神惊骇的看着新月,惊呼道:“是你!”

新月冷漠道:“是我,腾龙谷门下弟子新月。”

最后一句,新月是为了表明身份,以免误会。

附近,离恨天宫门下闻言大喜,一路逃亡总算等到了救兵。

白发妖童脸色阴沉,看了看四周,这才发现除新月外,舞蝶也加入了战局。

如此,白发银童迎战舞蝶,二人情况激烈,可形势对明显对白发银童不利。

很显然,舞蝶年纪虽青,但修为却极其惊人。

收回目光,白发妖童怒视着新月,恨声道:“臭丫头,你插手此事,只会为你带来灾劫。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。”

新月严肃道:“冰原三派,同气连枝。你还是速速上前受死。”

手腕一转,长剑微鸣,侵骨的寒气直入人心,惊得白发妖童颤抖不已。

闪身后退,白发妖童来到白发仙童身边,急声道:“师祖,腾龙谷门下来了两个臭丫头。”

白发仙童扭头看了一眼新月,哼道:“没用的东西,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,简直给本门丢人。这个天星客交给你,我会收拾那丫头片子。”

白发妖童连连应是,移身替下白发仙童,与身负重伤的漠北天星客战在了一块。

听到白发妖童之言,漠北天星客精神一振,腾龙谷既然派人前来,就说明他们已经知道此事,只要再坚持一会儿,就必能等到更多的救兵。

想到这里,漠北天星客一边应付白发妖童,一边扭头对两旁苦苦作战的两位五旬老者喊话道:“两位长老,腾龙谷高手已到,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会儿,天尊必能赶回。”

大长老马骏闻言一喜,原本沮丧的心情一扫而空,大吼道:“离恨天宫弟子听命,大家振作精神,我们务必要缠住这些人,等天尊回来收拾他们。”

二长老古长云道:“坚持就是胜利,大家千万不要放弃。”

“口气不小,可惜你们没有那个好命!”

冰冷的声音从白发圣童口中响起,带着残酷的杀气,笼罩着大长老马骏。

身体一震,马骏脸色阴沉,挥舞的双手突然慢下,于胸前结了一个法诀。

刹时,马骏身外泛起了一个赤红色的防御结界,保护着他的身体。

白发圣童淡漠一笑,眼神毫无感情,冰凉的道:“告别吧,这是你活在人世的最后一瞬。”

双手结印,气势飞升,淡青色的光华从白发圣童身上飞出,环绕在马骏身外,形成一个封闭的光界。

附近,狂风飞旋,灵气汇聚,凝聚成一朵青色的云霞,将马骏淹没在内。

“大长老小心,那是逆天法界!”

一脸焦急,二长老古长云失声提醒。

“不用急,你也有体会的机会。”

说话的是白发血童,他从一开始就与古长云交手,并将其伤得不轻。

眼下,他见白发圣童发动毁灭一击,知道时间紧迫,当下也全力进攻,施展出逆天法界,把古长云困在原地。

察觉到危机,古长云拼死反击,顾不得重伤的身体,全力施展离恨天宫的玄阳神诀,在身外布下层层防御,以阻止敌人的逆天法界。

白发血童阴笑刺耳,残酷道:“本派的逆天法界如轻易就能抵御,又岂会令天下人震惊?”

这话听来有些刺耳,可在三千年前确实如此。

当时,白头天翁凭借逆天法界无往不利,纵横修真界数百年从无败绩,成为了当时天下九大绝世高手之一。

如今,西域白头山门下,在修炼逆天法界之时走入了歧途,致使逆天法界威力大减,但余威依旧惊人。

如此,古长云的玄阳神诀遇上白发血童的逆天法界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

惨叫,在风雪中徘徊不去。

古长云的遭遇与马骏相似,二者虽身为离恨天宫长老,可天资有限,修为远不如漠北天星客。

这样苦练几百年,最终也难逃一劫,死在了敌人的逆天法界之下。

漠北天星客见此,整个人气得吐血。

他原本是想提醒二人,希望他们振作精神,谁想反而将他们送上了绝境。

怒吼一声,漠北天星客挥掌攻击,招出绝技——冰焰刀,夹着满心的愤怒,晶莹的光芒,锁定白发妖童的头顶。

惊呼一声,白发妖童想不到漠北天星客会突然发狂,在来不及闪避的情况下,只得挥掌反击,发出一束淡青色光刃,迎上了临头的一击。

刹时,两人的力量相遇。

白发妖童发出的一刀华而不实,轻易就被漠北天星客的冰焰刀斩碎。

同时,论修为白发妖童也不如漠北天星客深厚,加之他刚刚被新月所伤,因此综合各方面情况,他与漠北天星客之间存在着不可跨越的差距,被冰焰刀当场毁灭。

惨叫一声,白发妖童的被杀引起了白发圣童的注意,他在消灭了马骏之后,移身来到漠北天星客面前,恨声道:“你敢杀我本门弟子,我要你后悔莫及。”

漠北天星客怒道:“本门牺牲了更多的弟子,这笔帐又该如何了结?”

质问声中,挥手出击,两人在雪地上翻滚腾移。

由于此前漠北天星客被白发仙童伤得很深,此时只能施展出六七层实力。

加之白发圣童乃白发仙童的师弟,实力虽然稍弱,但却仅仅一线之隔,因而漠北天星客不出三招便陷入了困境。

附近,白发血童消灭了古长云后,把目光移到离恨天宫剩余的十来个弟子身上,打算将其全部消灭。

然而就在此时,白发银童突然惨叫一声,被舞蝶重伤震飞,这让白发血童顿时一惊,连忙飞身拦截。

舞蝶神色冰冷,看了一眼白发血童,当下也不说话,挥手就是一掌,展开了硬拼。

白发血童有些生气,暗中施展出八层实力,打算给舞蝶来一个下马威。

谁想一掌接实,被震飞的却是他自己。

一招伤敌,舞蝶得势不饶人,展开快捷的身法,如影随行的发动连环攻击,打得白发血童四处闪避,狼狈无比。

直到白发银童加入,两人才搬回劣势。

这边,新月伤了白发妖童之后,就遇上白发仙童。

两人相距三丈,彼此凝视,眼中泛起了惊异。

片刻,新月打破沉静,问道:“你是西域白头山之主?”

白发仙童冷笑道:“不错,你眼光很准,可惜时运不济,跑来送死。”

新月淡漠道:“这是冰原,不是西域,你莫要不辨东西。”

白发仙童哼道:“你很镇定,可惜那改变不了你的命运。看招吧。”

双臂前伸,白发仙童控制着附近的气场,在新月身外设下一个超重结界,以限制她的身体。

脸色一沉,新月手腕转动长剑急挥,数不尽的剑芒分斩八方,瞬间就劈开了白发仙童的超重结界,获得了自由之身。

惊呼一声,白发仙童质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剑诀?”

新月不语,挥剑攻击,周身气势如冰,给人一种冷彻心扉的感觉。

白发仙童有些生气,胸中杀机外露,连带招式也凌厉了几分。

然而说来怪异,新月的剑诀看似轻柔,却能无坚不摧,任由白发仙童如何进攻,如何防守,都无法遏制新月剑芒的侵袭。

这一来,白发仙童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,却奈何不了新月,反而被她逼得连连后退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