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新月出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,www.dagengren.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可冯云的一箭汇聚了佛、魔、道、儒四派法诀,除了黑暗属性的魔宗法诀外,其余三种法诀无一不与之相克,这让黑衣人难以承受,当即狂声怒吼,体内阴邪之气四下乱窜,眨眼就经脉大乱,逆流的真元飞速累计,最终肉身爆炸,血肉纷飞。

一声巨响,光芒散去。

冯云自半空陨落,莫言与鹿遗风也双双坠地。

这一战三人齐心合力,最终毁灭了黑衣人的肉身,但却不曾毁灭他的元神。

对此,冰原三派之人已经大感欣慰,而其余观战之人则略显失意。

狂风散去,露出黑衣人仅存的元神,只见他漆黑如墨,大小不过三尺,宛如一团黑云,正悬浮半空,发出刺耳的厉啸声。

天麟飘然而起,眼神锁定那黑云,沉声道:“你到底来自哪里?可认识一个叫幽无常之人?”

黑云中,一个憎恨与暴躁的声音道:“想知道我的来历,我偏不告诉你。至于幽无常,我自然认识,你问他干嘛?”

天麟眼神波动,冷然道:“事到如今,你觉得还有必要隐瞒身份?幽无常一年前与我一战,也是肉身毁灭。如今你重蹈覆辙,你以为你还会有他的好运,能逃离此地?”

黑云中,那声音疯狂大笑道:“想留下我,你简直痴人说梦。”

天麟沉思了片刻,眼中奇光一闪,突然道:“素闻九幽一脉法诀诡异,我今天倒是想试一试。”

笑声一顿,黑云中那声音反问道:“天麟,你确定自己不会猜错?”

天麟淡漠的道:“对于一个将死之人,对与错又有什么关系?”

反驳声中,天麟双眼微眯,一股奇异的精力波在他的控制下,宛如利剑一般,刺入黑云之内。

惊叫一声,那声音道:“天麟,你到底是谁,这法诀你从何……”

天麟打断他的话,质问道:“你又是谁,为何不敢透露姓名?”

说话之际,天麟身体一分,宛如雪花满天,遍布于四野之内。

察觉到天麟的举动,黑云中那声音恨恨的道:“天麟,等着吧,我会回来找你!”

黑芒一闪,那黑衣人的元神便化为了一粒光点,消失在半空里。

微光一闪,天麟现身,脸色奇异的道:“下一次你或许就不再有机会。”

四周,观战众人神情各异,暗自思索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。

目前,在场共计二十三人,除了天女峰顶的季华杰二人外,剩下二十一人中,冰原三派占了十二人,其中重伤四人,轻伤一人。

剩余九人,除秃天翁、黑鹰与白发银童、白发妖童外,其余之人各自为政,双方可谓势均力敌。

半空,绿魅邪音与田磊交战多时,二者各有特点相互顾忌,一直保持着纠缠之势,看样子短期内胜负难分。

如此,剩余之人各某策略,或为幽梦仙兰,或为其他目的,在暗中展开了一场实力与智慧的比拼。

一波平息,一波又起。

交错复杂的局势,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?

看了一眼重伤的冯云三人,寒鹤眉头皱起,对身旁的公羊天纵道:“这一战的代价不轻,接下来我们得小心。”

公羊天纵微微颔首,沉声道:“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,我们得速战速决。”

寒鹤略显犹豫,扫了一眼前方的敌人,沉吟道:“以目前的形势,我们不宜动用所有实力,要以防不测。”

公羊天纵问:“你的意见是?”

寒鹤轻声道:“天尊之前曾说,取舍之间,决定成败。目前就是我们该取舍之时了。”

公羊天纵疑惑道:“你打算如何取舍?”

寒鹤严肃的道:“擒贼先擒王,驱逐了一个黑衣人,接下来就该驱逐另一个麻烦之人。”

公羊天纵猜测道:“魔鹰门?”

寒鹤不语,略略点头,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新月。

似乎察觉到寒鹤的眼神,新月目光一转,看了一眼寒鹤,随即身影一动,来到秃天翁身前。

“之前的一战还未完结,现在我们继续之前的比试,出招吧。”

语气简洁明了,新月保持着她冷傲的气质。

秃天翁嘿嘿一笑,回道:“找死也用不着心急,等那一对打完之后我们再继续之前的战斗也不迟。”

新月玉臂一挥,长剑颤起,连绵的剑吟排空裂气,直逼秃天翁身体。

“迟早一战,你要面对的是我而不是他人。”

秃天翁笑容一收,凝望了新月片刻,阴森道:“你真要现在就找死?”

新月怡然不惧,迎上他的目光,冷漠道:“时隔一年,恩怨如昔。是时候了结一切了。”

秃天翁冷哼道:“既然你执意寻死,我就先收拾你。”

右臂一舞,长枪刺出,吞吐闪动的枪尖闪烁着点点血光,宛如千蛇涌动,笼罩着新月全身。

移身错位,新月人随剑起,飘逸如风,快捷如雷,密集的剑芒交错穿插,组成一幕幕剑影,如奔流之水连绵不绝,眨眼就与秃天翁的长枪撞击了数百次,爆发出耀眼的火花与密集的霹雳声。

长枪对剑,重量与尺度上占据了优势。

加上秃天翁那归仙境界的修为,初次相逢便将新月连人带剑一并弹飞。

身影一晃,新月施展出飘雪身法,数百道幻影自动分散,如破碎的浪花令人目不暇接。

趁此,新月长剑挥起,飞雪剑诀寒气汇聚,只见数百道冰柱从四面八方朝秃天翁涌去,就像云雾收紧,几乎无可逃避。

冷然一笑,秃天翁不屑的道:“小小把戏也敢献丑,你真是自不量力。”

说时长枪高举,手腕用力,那把丈八长枪呼啸转动,枪身闪烁着赤红光芒,在他的控制下迅速扩散,形成一道外放的光柱,眨眼就膨胀至三丈大小,将新月的攻击全部震碎。

轻啸一声,新月分布于外的幻影立马消失,露出了她的本体,正好位于秃天翁的左侧。

凝视着眼前的强敌,新月脸色沉静,脑海中意念闪动,正在思索着对策。

就新月的实力,这一年间可谓突飞猛进,纯以修为而言,也已跨入归仙境界的大门。

只是仅凭这些,她还不足以与秃天翁硬拼,因而她必须认真考虑。

新月有两大绝技,一是腾龙九变,号称腾龙谷无上绝技,只是她还不曾完全领会。

二是天刀客所传授之剑诀,霸道绝伦,无坚不摧,没有破不了的防御。

眼前,新月就在考虑,是全力以赴不留余地,还是随机应变,不露痕迹。

时间,推动着战局。

当新月有了决定,秃天翁那外散的光柱就好似一把利刃,迎面而至。

来不及犹豫,新月口中轻啸一声,手中长剑一转,颤抖的剑身赤光闪耀,发出一道赤红的剑气,一举斩碎了迎面而来的光刃。

随即,新月身体弹起,人在半空翻滚扭动,手中长剑红光如火,射出数百道剑芒,宛如有灵性一般,在前进的过程中自由组合成九把闪光的光剑,以九宫之势封死了秃天翁的退路。

“好,来硬的,我喜欢。看招。”

长枪舞动,气劲如雷。秃天翁就相似一位好战的勇士,熟练无比的挥动着兵器,与新月展开了硬碰硬的攻击。

刹时,枪剑相遇,火花如雨,连绵不断的攻击持续撞击,在满天光芒中传出阵阵刺耳的雷鸣。

照理,秃天翁的长枪配以他的实力,那是刚猛之极,可谓无坚不摧。

然而这一次,新月的剑法有异,看似寻常却锐利无比,每一次撞击秃天翁的枪尖,都能轻易震碎他枪上的那股护体气团,直接作用于长枪之上,震得秃天翁双臂发麻,口中咆哮不已。

四周,观战之人脸色惊异,不为秃天翁的强大,而为新月的剑术所惊。

在场众人,虽然修为不齐,但皆非寻常之辈。

他们观察多时,只觉新月剑诀虽然不凡,但却看不出任何出奇之处,为何她总能轻易震碎秃天翁的攻击?

关于这个问题,天麟只知与天刀客有关系,具体原因他也不解。

至于其他人,包括寒鹤、公羊天纵、黄杰等高手,也没有看出任何眉目,大家心里自然是又惊又奇。

一声暴喝引起了众人注意,只见秃天翁腾空而上,全身炽焰环绕,双手紧握长枪,眼中闪烁着仇恨之光,一股狂野的气势正随着他心情的波动而急速扩散。

半空,云霞如火,雪花尽散,一头由暗红色光芒组成的巨鹰展翅腾飞,遥遥的立于秃天翁身后,给人一种鹰扬天下,俯视苍生之感。

新月见此脸色微变,知道激怒了秃天翁,接下来将进入真正的交战。

心思一转,新月腾身云端,左手背负于后,右手长剑指天,周身莹光闪烁,宛如仙子嫡凡,给人圣洁、冷傲之感。

 

关闭